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钱多多论坛16码
“唐山打人案”后续!“唐山五虎”多年前的老大被曝光17年被捕
发布时间:2022-08-30        
 

  2022年6月11日下午,随着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的落网,“唐山打人事件”的九名犯罪嫌疑人终于全部落网。

  在参与此次打人事件的7男2女当中,除去四个男的是从江苏等地开车到唐山寻找陈继志之外,剩下的3个男性都是唐山本地人,除了主犯陈继志之外,就是帮着陈继志打人最狠的刘涛和李红瑞。

  刘涛帮忙打人最狠其实也从侧面反映了他和陈继志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此后的报道果然证实了这一点,陈继志和刘涛同属于在唐山当地赫赫有名的“唐山五虎”,这个组织,在唐山犯下的罪行并不少。

  根据网上目前能够搜索到的资料显示,“唐山五虎”自从2014年开始就有了聚众斗殴的记录,这就证明陈继志等人至少从2014年开始就有大量的犯罪记录。

  甚至陈继志和刘涛等人早在2015年的时候,就因为非法拘禁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列为了“刑拘在逃”。可是在被列为“刑拘在逃”之后的2017年2月4日的这天晚上,玩嗨了的刘涛在晚上十点的路北区翔云道上连撞八车。

  能够在“刑拘在逃”期间参与交通事故调查并且大摇大摆地出入交警队和法院处理交通事故,可见陈继志和刘涛等人是多么的嚣张,其背后的靠山绝非小人物。

  事实上的确如此,尽管陈继志名下有一百多万的欠款,但是和他们的“老大”杨国全比起来,这还是一个非常小的小数字。

  在陈继志等人还在为撞车事件奔波于交警队的时候,唐山市公安局就接到了好几起群众举报称:

  有人借着成立“渔业协会”的名头,长期霸占着滦南县咀东、南堡一带海域。这些人不仅威胁渔民们以极低的价格将自己捕获的海产卖给渔业协会旗下的公司,还向这一代的渔民收取大额保护费。甚至还强迫渔民在禁渔期进行非法捕捞来满足公司的供货需求。

  早在2007年,陈继志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身为“大佬”的杨国全就和高荣光等人就在渤海湾的滦南县组织了这个所谓的“渔业协会”。在杨国全的心里,他要做整个渤海湾的“海上霸主”。

  “渔业协会”明面上是为了维护当地的渔业发展和渔民的利益,但是自从他们成立之后,渔民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杨国全指使手底下的人强行向当地的渔民征收保护费,如果有人敢不交,轻则不让人家下海捕鱼,重则就要安排一伙人冲进人家家里打砸。

  为了能将全部海域的生意据为己有,杨国全还带着手下的人将原本活跃在滦南县的水产经纪人全部给挤走了。一开始还有人不信邪,非要跟杨国全“碰一碰”,没想到这名水产经纪人没过多久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辆“失控的越野车”。

  “他们的人开着越野车来撞我,当时那辆车的速度特别快,吓得我赶快跑到了一边。”事发多年后,这位水产经纪人回想起来当时的那一幕,仍然心有余悸。

  甚至是那些路过当地拉海鲜的大卡车,每经过一次滦南县,都要给“渔业协会”交10块或15块钱的过路费。

  但是仅仅依靠保护费的收入,远远不能满足杨国全等人的野心,他们以“渔业协会”的名义成立了“公司”,然后再利用自己的黑恶势力威逼利诱原本活跃在这一带海域的船队或渔船归他们管理。

  如果船队或渔船成为了“公司”旗下的,那么渔民们在出海捕捞回来之后就要将收益的大头交给“公司”。如果自家的船队和“公司”没有关系,那么每次出海回来的收获就要以低于市场价3到5块钱的价格卖给“公司”。

  如果有人私自出海捕鱼或者偷偷将自己的渔获物卖给别人,杨国全就会派人前去这些人家里收提成,甚至还有一些人被折磨的再也没办法出海捕鱼。

  2011年,当地一个渔民就私自开船前去咀东一带海域捕捞。杨国全得知之后,当即派出自己的手下到渔民家里收取20万的“保护费”。该渔民将全副身家凑出来18万连夜给杨国全送了过去。

  可是杨国全仍然不满意,他认为这个渔民挑战了自己的权威,“非要他付出血的代价”。听到了杨国全的话之后,这个无辜的渔民只能连夜带着全家人逃离了家乡躲去外地,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国为了海洋生态环境,对于海洋捕捞也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杨国全觉得国家的法律简直就是在阻碍自己赚钱,因此他还要挟当地渔民跟着自己的渔船一起下海非法捕捞。而在渔政站调查的时候,他又将那些被他胁迫的百姓推到了台前,让他们替自己接受行政处罚。

  靠着压榨渔民的血汗钱,到了2017年的时候,“渔业协会”的累计获利竟然达到了3亿多元。凭借着这些钱,“渔业协会”还先后成立了大小两家公司,“大公司”凭借着非法持有的八个船队控制着咀东附近的整个海域。而“小公司”则凭借着自己非法持有的五个船队控制着整个南堡海域。

  杨国全深知自己这样嚣张的行为会受到国家的处罚,为了保持自己“海上霸主”的地位不变。他还先后向滦南县水产局渔政监督管理站的站长、副站长等领导大额行贿,让他们成为了自己的保护伞。

  被这群“黑社会”压榨的久了,渔民们也想过要向县里举报这些人的恶行。可是每次举报过后,杨国全等人不仅没得到任何惩罚,反而更加嚣张地残害举报人。渔民们为了活命,只能忍气吞声。

  眼看越来越多的渔民因为杨国全的压榨而陷入困境,有一些胆大的渔民决定通过匿名写信或发送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唐山市公安局举报。随着越来越多的举报信涌入,唐山市公安局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为了彻查此案,唐山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但是后面调查工作的难度,超过了专案组的想象。

  唐山市公安局收到的所有举报信都是匿名的,根本找不到举报人到底是谁,即便是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这些举报人们怎么都不肯出面作证。

  民警们知道渔民们的心酸,于是打算走进基层对村民进行走访调查,可是大家只要一听说是调查“渔业协会”就什么都不肯说。要么是推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是解释自己压根跟他们没有任何来往,甚至还有人连门都不敢给警察们打开。

  杨国全的“保护伞”们一见到任何风吹草动就立刻给杨国全通风报信,因此专案组几次突击检查都没有在“公司”查到一点蛛丝马迹。甚至杨国全的黑社会势力还敢仗着自己有人撑腰,给专案组设置障碍,多次阻挠基层民警的执法。

  眼看调查陷入僵局,警察只得寻找另一个突破口。在得知滦南县渔政站曾经对三名非法捕捞的渔民进行过行政处罚之后,警察立马对这三人展开了突击审查。

  面对警察掌握的他们非法捕捞的证据,这三个渔民只好承认,明面上他们三个人的名下都有各自的船队,但是这些船队早就被“渔业协会”接管。当年自己的非法捕捞也是受人所迫。

  有了这个突破口,警察们就像找到了打开大门的钥匙,一点一点地挖掘出来了以杨国全为首的“渔业协会”所有的犯罪证据。

  从2007年到2017年,杨国全等人在当地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了整整十年。直到2017年的9月,专案组才在掌握了足够多证据的情况下,将这支隐藏在渤海湾的黑恶势力连根拔起。

  2018年11月,杨国全因涉嫌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7项罪名被公诉机关提起诉讼。

  而和杨国全这个“渔霸”有关的62个涉案干部也先后受到了不同的惩罚。至此,杨国全才算倒下了。

  尽管杨国全倒下了,但是他当年的小弟们并没有“全军覆没”。陈继志所在的“唐山五虎”,就是当年扫黑除恶的“漏网之鱼”。

  2017年,陈继志当年眼见杨国全要倒台,立刻选择了逃离唐山,直到2018年春节过后,他才回到唐山。

  只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躲过了2017年的“扫黑风暴”的陈继志终于还是在2022年,因为自己目无法纪的嚣张行为而被群众曝光了出来。

  我们相信,唐山警方一定会和五年前一样,将陈继志所有的罪行调查清楚,法律也会还所有的受害者一个公道!